027 | 应用交付网络大厂F5:“一招鲜”之殇

027 | 应用交付网络大厂F5:“一招鲜”之殇

朗读人:秭明    08′17′′ | 3.80M

我会在这一年中介绍一些总部在西雅图,或者研发中心里面很重要的一部分在西雅图的 IT 公司。这其中除了微软和亚马逊这样的大鳄以外,还囊括了诸多在不同领域取得一定统治地位的公司们。

今天的主角是一个著名的网络大厂 F5。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网络设备公司,是全世界应用交付网络(ADN)这一领域最重要的厂商。

F5 成立于 1996 年,这个名字来源于 1996 年的电影《龙卷风》。藤田博士根据风力及破坏程度将龙卷风分为 F0~F5 共 6 个等级,F5 对应的就是藤田级数里面的最高等级,F5 这个公司名就是最为猛烈的龙卷风的意思。

要理解这家公司的产品线,我们需要理解什么是应用交付网络。F5 公司自己的说法是:F5 产品以及其运行的平台可确保你的应用快速、安全地部署在任何设备上使用。在介绍 F5 公司的产品线时,我会就这个说法详细展开。

1997 年,在公司成立一年以后,F5 发布了第一个产品,名叫 BIG-IP 的负载均衡器。这款产品主要被置于一群功能相同的服务器和客户端之间,当客户通过统一的 IP 地址请求服务时,负载均衡器可以根据背后各个服务器的负载情况进行动态的重定向。

在 2000 年互联网泡沫兴起的时候,大网站面对不同客户的访问提供唯一的公网地址,很容易就让服务器过载。而 F5 的这款产品,可以自动监控并且动态地把服务重定向到不同的内网服务器去,这一点非常实用。

BIG-IP 系列的产品一直以来都是 F5 的拳头产品,即使在后来很多其他网络大厂商加入竞争行列以后,BIG-IP 依然是 F5 最为重要的营收项目。比如说微软必应相关的数据中心的服务,在 2010 年前后依然跑在 F5 的负载均衡器上。

经过多年的发展,F5 的 BIG-IP 平台已经发展成一个综合性平台,它不仅仅是个负载均衡器,同时还是一个网络代理,而且又增加了很多的企业安全功能。同时,这个体系还提供了对所有流量的监控,用户还可以制定策略对特定流量进行加密和解密。

F5 的这款产品的核心,除去独家的硬件以外,还有自行研发的 TMOS 专有操作系统。TMOS 是 F5 公司的核心知识产权,它最初基于 FreeBSD,后来重新基于 Linux 开发过。它建立了一个包含高度可扩展、可靠,且可重复使用的服务的统一虚拟池,可动态适应数据中心、虚拟机和云基础架构环境的改变。

所谓的应用交付网络,在 F5 的定义下就是通过 F5 的 TMOS 构建的环境,让应用的开发和运行可以不用担心实际运行环境,不论是自家的数据中心还是使用公有云,因为 TMOS 构建的环境,在应用看来都是没有区别的。这就是 F5 从负载均衡器起家,逐渐发展起来的 BIG-IP 产品线。

因为 BIG-IP 系列的成功,F5 于 1999 年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以后股票就开始飙升,原因之一是.COM 时代很多公司都需要 F5 的设备,投资者对 F5 网络的销售期望也很高。

然而在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以后,因为破灭的互联网公司们不再大量采购 F5 网络的设备,销售无法支持已经飙升的股价,这给 F5 网络带来了致命的影响。

市场环境的改变,导致产品的销路和股价都走低,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 F5 都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

而在 BIG-IP 系列产品上,F5 又开发出了 BIG-IQ 系列产品。BIG-IQ 系列产品比较好理解,它的主要作用是全面统一地管理部署在全球各地的 BIG-IP 系列的产品。这种管理包括了对网络的配置、监控,乃至升级等。BIG-IQ 系列的出现让 BIG-IP 产品真正成为了很好用的产品。

iWorkFlow 是 F5 的另外一款产品。顾名思义,这是工作流定义软件,它在 BIG-IQ 的基础上定义了一个工作流的操作过程。当企业里面的不同网络设备需要升级,而且这种升级部署之间有关联的时候,用这款产品定义好一个工作流,系统就可以自动按照定义好的工作流进行管理了。这款产品在数据中心这样的东西出现以后,显得至关重要。

随着云计算变得越来越重要,F5 也推出了自己的产品 Silverline。简单一点来讲,这是一款安全产品,主要作用在云上,可以和企业的云服务一起部署。它提供了防火墙、反 DDoS 攻击、反各种入侵等一系列功能。

随着云计算的铺开,F5 公司的这些产品自 2009 年迎来了一波非常巨大的红利。某种程度上来讲,网络相关技术和应用的发展,在.COM 时代是相对技术的一块。不管.COM 时代怎样去追求点击率,不可否认,都需要合适的网络设备去支持这种规模效应,而 F5 网络的负载均衡器是这种技术的一个体现。

当云计算时代开启,移动互联网的 App 时代到来,对技术要求更高的互联网设备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一波接一波的红利就此到来。从 2009 年开始,F5 过上了一段非常幸福的日子。

然而有喜就有悲,基于这种硬件设备的解决方案挺好,就是比较贵。而有能力建设大型数据中心的企业,比如说微软、谷歌、亚马逊、Facebook,乃至国内的腾讯、阿里、百度,都不是吃干饭的。

大概在 2010 年的时候,软件定义网络的概念就出来了。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原来由硬件厂商实现的那些功能,是不是可以在 PC 机上用软件来实现。

举个例子,微软组建了一个强大的网络技术小组,在自己的数据中心里面研发自己定义的网络,首先拿来开刀的正是这个 F5 独步天下的负载均衡器。

2010 年初,微软就在自己数据中心内部部署自己的软件负载均衡器了。它的主要目标就是用廉价的数据中心的 PC 机集群和软件,去彻底取代昂贵的 F5 负载均衡器设备。初始阶段总是比较艰难的,只是这种艰难也没有难住微软这样的大公司。在若干年的积累之后,微软内部的新数据中心全面换成了自己开发的软件负载均衡器。

同样的现象在谷歌、亚马逊、Facebook,还有阿里巴巴等公司上演。失去了这些大企业订单的 F5 显得颇为尴尬:一方面是死不了,有足够多的中小企业需要它的产品;另外一方面,它也活得不太好,毕竟但凡有能力的都离开它了。

日子不好过了,首先 CEO 就要背锅。于是老 CEO 下台,经过一年左右的搜寻,2017 年终于来了位新的 CEO。其次就是裁员,效益不好,只能裁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招鲜吃遍天”的日子好像终于过去了。F5 作为应用交付网络的先驱和现存的最大的厂商,除去这一招以外,也没有发明出另外一条可以持续盈利的产业链来。换掉 CEO 是不是就能拯救这家公司呢?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版权归极客邦科技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通过留言可与作者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