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 Twitter:蓝色小鸟还能飞多久(上)

126 | Twitter:蓝色小鸟还能飞多久(上)

朗读人:秭明    07′12′′ | 4.13M

社交媒体在上一轮的互联网发展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Facebook 和 Twitter 这两个社交媒体里最主要的公司,一度成为了社交媒体的代表。如今一晃许多年过去了,Facebook 已经成长成为一个价值 5000 亿的公司,Twitter 却一直在苦苦挣扎,这只蓝色的小鸟到底还能飞多久,是大家都关注的问题。

在故事的开始,我们要讲一家叫做 Odeo 的公司。

Odeo 是一家以播客(Podcasting)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它的创始人是埃文 · 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埃文是硅谷成功的创业者,他把早年创立的 Blogger 卖给了谷歌,也因此早早实现了财富自由。

公司中还有一位同样重要的成员是诺亚 · 格拉斯(Noah Glass),诺亚早年和埃文在做 Blogger 的时候就已相熟了,后来又拿着埃文的投资搞起了 Odeo。

这里有一位最重要的主角杰克 · 多西(Jack Dorsey)。杰克先在密苏里大学念书,后来转去了纽约大学,但是没有毕业就退学了。杰克在 2005 年被埃文聘请过来,服务于他的 Odeo 公司。

让我们先把目光转回到 2006 年,这也是 Twitter 正式诞生的一年。Odeo 公司的主营业务因为史蒂夫 · 乔布斯(Steve Jobs)宣布在苹果的 iTunes 里加入 Podcasting 功能,而面临苹果的强大竞争。创业公司与苹果做竞争是毫无前途的,也就是说 Odeo 这个时候走到了尽头。

那么从 Odeo 到 Twitter 的想法到底是怎么来的,有杰克和诺亚两个版本。目前比较公认的版本是杰克的版本,是为了解决 Odeo 的生存问题,大家都在想创意。

杰克在一次脑力风暴中,为创始人埃文和他的合作伙伴比兹 · 斯通(Biz Stone)第一次阐述了 Twitter 的思想:一群好友通过基于 SMS 的状态更新,可以互相知道大家都在干什么。

这个创意顺理成章得到了一致的认可,有了创业公司大佬们开了绿灯之后,杰克、诺亚以及一个远在德国的合同工开发人员弗洛里安 · 韦伯(Florian Weber)开始启动了通力合作,两周以后就拿出了第一个原型系统。

这个系统最初只开发给 Odeo 的内部员工。在很长的时间里,Twitter 并不对外开放,外部的人员都必须认识内部员工才能够拿到邀请链接注册账号。

2006 年 7 月的时候,出于资本运作的需求,比兹、 埃文、杰克以及一些其他的 Odeo 公司员工,组成了新公司 Obvious 。这个公司收购了 Odeo 的一切资产,但是,在收购的过程里,有一个人被开除了,他就是诺亚。

诺亚在很长时间保持着沉默,但是当他决定发声之后,他公布于众的却是 Twitter 创业的另外一个版本。在这个版本里,诺亚才是 Twitter 这个最后与大家见面的系统的真正发明者,而不是杰克。

这个版本的可信程度明显低了一些,但是有一点却是大家公认的,Twitter 这个名字是来源于诺亚的,它是诺亚从字典里找来的。

诺亚虽然离开了公司,但是仍然没有放弃对 Twitter 项目的开发,Twitter 的第一次大发展是在 2007 年 3 月左右的西南偏南大会(South by Southwest Interactive conference)上。

Twitter 的员工在大会上竖了两块 60 英寸的显示屏,用来专门显示发送的 Twitter 消息。这个做法很快让很多人开始使用 Twitter。Twitter 的发送数量从每天两万条猛增到六万条。更重要的是,无数的人都很喜欢,大家玩得很开心。

在大会上的惊鸿一瞥后,Twitter 在 2007 年 4 月就被 Obvious Corporation 给拆分出来,成了独立的子公司。杰克成了第一任 CEO。

之所以 CEO 是杰克而不是埃文,据说是因为当时埃文打算好好地经营 Obvious 公司,所以他就对 Twitter 的经营分身乏术了。而杰克在诺亚被开除以后,就一直都是整个 Twitter 项目的领导者,所以他做 CEO 也更合适。

公司独立了,产品也开始获得关注,Twitter 可以开始融资了。不久之后,Twitter 完成了 A 轮融资。这轮融资大概不超过 500 万美元的钱,公司估值 1200 万。Twitter 的 B 轮融资在 2008 年 5 月,这轮融资金额大约是 1500 万,估值达到了 8000 万。

和融资同时进行的,还有 Twitter 不断壮大的用户群和用户每天发的 Tweets 数据,只是 Twitter 最初的系统是几个人东拼西凑在两周内搞出来的原型系统,虽然之后一直有开发,但是在很长的时间里,开发一个可用而稳定的系统,从来都没有成为整个 Twitter 公司的优先级。相反的,如何获取用户,如何发展业务打开名声等事情都比这件事要更重要。

于是,这个原型系统在用户上了规模以后,慢慢就不能支持用户数量的扩张了。Twitter 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故障。这些故障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用户体验的问题。

这本来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毕竟初创公司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一般来说正确的做法是在有钱之后请更专业的人重写整个服务的各个部分。

当然这种重写是需要更多经验的。不仅仅如此,这个系统还没有任何的备份。这意味着只要有数据丢失,系统将无法恢复。对于 Twitter 这样以数据为核心的产品,这是无法想象的。

杰克显然没有在大公司里面开发过这样的项目,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在埃文看来,杰克显然没有努力的去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杰克成了 Twitter 的 CEO 以后,工作时间并不多,最多在正常的上下班时间里工作,这样一来,比起埃文自己来说,杰克的工作可谓是非常不努力了。不但如此,杰克还经常早下班去参加各种时尚设计课和瑜伽课等等。

这样一来,一方面 CEO 需要给公司员工树立起这样一个榜样;一方面公司问题不断,系统不稳定,用户开始各种抱怨。在董事会看来,这个 CEO 岂止是能力有问题,态度更是有问题。

当第二轮融资完成以后,随之进入董事会的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和公司大股东埃文都觉得杰克已经不适合做 CEO,是该到了下台的时候了。

杰克从几年前一个默默无闻不知道下一份工作在哪的小人物,变成了 Twitter 这家公司的 CEO。正当人生风光无限之时,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成为 CEO 的一年后,董事会就拿他开刀了。

2008 年 10 月,董事会决定解除杰克的 CEO 职务,埃文自己决定出马接任 CEO。埃文给杰克送了一句话:“你要么做服装设计师,要么做 Twitter 的 CEO。你不能两个都做。”(You can either be a dressmaker or the CEO of Twitter. You can’t be both.) 这句话今天已经是广为人知了。

董事会可能是不想让杰克显得太难看,还是给杰克保留了一个董事会主席的虚职。但是,董事会成员可能没有想到这礼貌的举动,给董事会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而聪明的杰克则利用这个虚职,上演了波澜壮阔的大戏。这场大戏究竟如何,让我们下回再分解。

版权归极客邦科技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通过留言可与作者互动